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9994447.com >
救护车不能跨省护送?南京患儿救护车直达上海
发布日期:2019-10-06 20:45   来源:未知   阅读:

  昨天下午两点左右,出生仅45天的南京女婴孙雪垠戴着“氧气罩”被抬上了中大医院的婴儿专用救护车,紧急开赴上海。

  小雪垠患有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目前仅有上海一家医院可以做这方面的手术。但在江苏省妇幼医院急救的她离不开氧气罩,去上海的途中可能遇到的危险也难预测。孩子的父母曾联系了多家医院,但各家医院均表示,救护车一般不出省,况且孩子状况复杂。

  峰回路转的一幕出现在3月30日晚,省妇幼向南京市卫生局和江苏省卫生厅发出紧急求助函后,两级卫生部门立即协调,半小时落实了急救车。小雪垠有救了!

  尽管小雪垠遇到的救护车转运难题在省市卫生部门的积极协调下,得到了及时解决,但其中也暴露了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救命如救火,可救护车救急为何要如此费周折?

  昨天,南京市卫生局宣传处工作人员岳先生告诉记者,市急救体系包括各家医院自己的救护车和120急救车,医院救护车主要由所在医疗机构统一管理,负责该医院患者的接送转运。120救护车由该指挥中心统一协调。对于有的医院称“救护车不出省”的说法,岳先生表示,没有规定称救护车不能出省,救护车的工作任务主要是医疗救治、运送伤病员,不是按照出不出省来管理的。

  “救护车一般不出省,是因为它们每天都承担了繁重的工作量,”岳先生说,如果患者要求救护车出省,需要医疗专家会诊确定当地医疗条件达不到救治要求,而且患者能承受长途运送。“一般由患者所在医院提出意见,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调配。”他说这并不太复杂,也未发生过因救护车调度失败引起的意外。

  “今天是雪宝贝出生的第38天,3天前,宝宝因为呛奶引发吸入性肺炎住进了省妇幼……”这是一名叫“烟花闪过”的网友3月23日在西祠上发帖的开始。之后的帖子越来越令人揪心:医生24日确定孩子患的是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咨询了多家医院,专家均表示必须尽早手术。

  “可手术费要10万,成了一大难题”,发帖人强调自己发这个帖不是需要什么捐助,只是希望得到一点帮助。“我把家里一些暂时不要的东西会陆续整理出来,如果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

  “宝宝只游过几次的游泳池,100元,消毒柜100元,鱼肝油未拆封100元……”这是发帖人列出的物品清单,并且还附上一条,“家里还养了一只狗,现在狗狗每天都饥一顿饱一顿,很可怜,希望有好心的人可以收养它!”

  网友“烟花闪过”的帖子引来了3万多的点击量,跟帖也达到14页。除了送上祝福和鼓励,很快网友回复要购买其中的物品。有位叫“清然”的网友留言,“我来帮你养狗,宝宝好了以后,你也可以要回去的,保证帮你以后养好。”此外,这位网友还愿意以200元的价格买下标价100元的咖啡礼盒。

  扬子晚报记者3月24日与发帖人袁静女士取得联系后,于当天来到女婴孙雪垠所在的江苏省妇幼医院,看到小雪垠白皙清秀的小脸蛋上罩着一个氧气罩,呼吸明显困难,偶尔还气喘难止。弱小的身体上贴满了检测片。

  小雪垠在刚出生三十多天的时候,发生了呛奶入院。第二天B超的结果显示,孩子的心脏有问题。随后在江苏省人民医院做的彩超确诊为复杂性先天性心脏病,并伴肺压高、血压高等一系列问题。

  袁静偷听到4名医生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宝宝没办法治愈的,最多就1个月可以活。”她顿时如雷轰顶。期间,省妇幼医院给他们下了病危通知单。

  “我们后来联系了南京儿童医院的莫须明院长和上海先天性心脏病救治中心,他们都表示必须尽早手术!”昨天袁静告诉记者,前天小雪垠的CT检查显示她还有气管狭窄、右肺功能缺失等症状,南京医院治不了,必须去上海求诊。

  接下来的问题让袁静和丈夫更无助,孩子根本离不开氧气罩、帮助呼吸的雾化器等设备,从南京到上海的几个小时,孩子怎么撑得过去呢?

  “如果真的需要去上海的线急救车送去,医院方面表示提供救护车有困难,让我们自己去找,并可以通过交通部门开通绿色通道。请知道如何租到120急救车和开通绿色通道的朋友帮帮忙!”这是袁静得知南京无法医治孩子后,第一时间在网上发出又一帖求助。

  与此同时,前天下午4点开始,雪垠的爸爸孙先生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可以去上海的救护车——而且必须是婴儿特用的救护车。孙先生最先想到的是120热线,“以我最简单的想法就是120就是急救的,找它应该没错”。不过120指挥中心给出的回复是:‘我们只为成人提供紧急接送,没有专为婴儿准备的,而且救护车不出省’。”即使孙先生一再恳请,120指挥中心也表示很无奈,宁愿被投诉,都没法出车。

  孙先生再次拨通南京医科大学二附院的急救中心电话。“他们说急救车到苏北去了,要两天才回来。”

  孙先生又赶紧致电南京市儿童医院,对方回复,医院的急救车只负责接外地的早产儿到本院(二附院)。

  孙先生最后一次尝试求助南京市妇幼医院,但对方一直无人接听。此时已经接近晚上8点了,小雪垠第二天将要乘的救护车还没着落。

  当晚,无奈的孙先生再次来到省妇幼请求帮助。“当时医务科有七八个人,他们一开始还是表示没有办法调到救护车,后来请来了上级领导刘处长”。这位刘处长解释,刘伯温论坛,南京市只有四家医院有婴儿救护车,专业称为婴儿转运车,它们是南京市儿童医院,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以及南京医科大学二附院。刘处长告诉孙先生,牛魔王跑狗图ab版,以前还没有过请求调动别的医院的救护车的先例。刘处长说如果要调用,她需要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孙先生看到她随即拟了一份紧急申请,通过传真发了出去。

  昨天下午,记者看到了这份《关于协调转运重症先天性患儿的申请》,抬头是“南京市卫生局”。记者后来了解到,因为上述四家分属江苏省卫生厅和南京市卫生局,所以刘处长当晚一份发给市卫生局,同时发一份给省卫生厅。

  当晚9点,孙先生就接到刘处长的电话,告诉他主管部门已经回复并安排中大医院次日下午一点准时到省妇幼医院接小雪垠。

  昨天上午,小雪垠的病房一直进进出出不同的医生和护士。“化痰平喘的药、雾化器别忘了,都放好了吧?”杨护士长不停地确认小雪垠要配带的药物和救护设备。

  下午1点,中大医院的救护车准时到达省妇幼医院门口。与成人救护车不同,这辆婴儿转运车的司机座位后背处有一个婴儿保温箱,两个小玻璃门通入管线。随行的邵护士抱着一个刚充满的氧气袋,她告诉记者,婴儿转运车特殊在其各种检测仪器的规格是特为婴儿设计的,比如呼吸支持设备,此外还有温箱,特配的儿科医师。

  下午1点40分左右,医生及护士长推着仍戴氧气罩的小雪垠到了救护车旁。车门开,已经先到车上做好准备的邵护士快速把雪垠抱进保温箱。袁静和孙先生随即到火车站,乘火车到上海。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